孔子读易

    《孔子读易》 蜀派代表曲 选自《天闻阁琴谱》

      《易》被奉为儒家六经之一,《经解》中讲《易》之教使人“洁静精微而不贼”。认为读《易》让人心地纯净,心思精密,从而提高人的思想境界。《论语.述而》中又载:“加我数年,五十以学易,可以无大过矣。”一个知天命的人,竟对自己年轻时不屑一顾的书爱到“韦编三绝”的地步,原因是他发现《易》并不仅仅是占卜的书,其中的天道人伦更是为他的礼找到了终极旨归,焉能不欣喜陶然?

       中国文化向来以“礼乐”并称,其中七弦琴无疑是最能体现传统乐教精神,并且适宜个人修身养性的乐器。清代蜀派琴学大家张孔山传谱之琴曲《孔子读易》以琴为寄托,表现了孔子读《易》体道的情景。

      《周易》兼有阴阳,刚柔,仁义之理。琴曲中契合着周易这种精神,故分为四段:乾坤定位,阴阳错综,刚柔相济,天人合一。

       第一段凝重端方。乾知太始,坤作成物。乾意味着事物的开始,坤意味着事物的完结。此刻呈现于孔子眼前的,是浩浩荡荡的洪荒之始。琴声的明朗开阔,表现着此时在孔子面前的是一个与礼崩乐坏的时代截然不同的全新世界。乾以易知,坤以简能。这个世界不仅是浩大而全新的,亦是简易清晰的。但这简易并非空白虚无,其中蕴涵有无数的变化,这些变化引领了世上万物花开花落,生生不息。这些变化看似散漫,却又仿佛有迹可寻。于是吸引着孔子继续不断地进行探究。

       第二段开始直接进入全曲的主旨部分,也是《易》之核心精神所在——变易。一阴一阳之谓道。日月推移,寒暑交替,天道的隐与现,君子遭遇的穷与通,无一不体现着阴阳之间的消长变替。任何事物都孕育于这双重性之中。阴阳的变化规律成为万物化生的基础。琴曲中,在六弦以琐的手法与随后靠左手在七弦上细微快速地摆动而形成的一组旋律反复出现,似是孔子在这悠长的思虑中受到阻碍,举棋不定而多有徘徊;在这似隐似现的旋律过后却又变得极为明朗而悠长——先是六弦七徽上到九徽,再是从九徽上到七徽。似是孔子思绪在短暂的徘徊过后变得豁然开朗,又似乎隐喻着“变易”的道理,穷极变通,否极泰来,当事物走向一个极端时往往会转到相反的方向。这种往而复归并非是一种单纯的轮回,而是经历了许多细微精妙的变化,妙不可言。几个打团出的高音,表现了孔子初窥大道的激动,同时了引起下段更深一步的探索。    

       第三段很大程度上是对第二段旋律的重复。阴阳合德而刚柔有体,刚柔相推而生变化,爻象变化的基本形式是刚柔相推移。没有阴阳对立,则没有变易;阴阳对立不推移,也没有变易。琴曲在这里比第二段更加的沉厚明亮。孔子的思绪已经变得极其肯定了,没有了第二段那种欣然而喜,他以一种更沉稳平和的心态体验大道。细微快速之音再响起,于这里更像是一种应证的意味——即使在极小而被人忽略的事物中,也有着盈虚消长的变化。没有事物是永恒不变的,掌握了变化的规律,人才不会在看似混乱的世间迷失方向走入歧途。     

       第四段超越了前两段的似断复联,声音开始变得飘逸灵动。这时的孔子已将自然之道与人伦之道结合起来,自然现象的变化也说明了人事活动的规则。道不行,则乘桴浮于海。明白了万物消长的根本,也不必拘泥在纷乱的人事里。心中存有大道,自与天地精神相往来。于是,琴曲在一串流畅的泛音中慢慢消逝。留给人无限遐思。

在线客服


联系电话:

028-85532102
18008029270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