斫琴师系列|马维衡


    马维衡,1964年生于江苏扬州,少时入苏州昆剧团学习昆曲,1986年师从广陵琴家胡兰、胡荫乾先生学习古琴,显示出了极高的天赋。现为扬州大学艺术学院研究员,中国昆曲研究会会员,中国琴会常务理事,扬州南风古琴研究所所长,广陵琴派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之一。

    学琴缘起:中秋之夜拜师胡兰


    年轻时的马维衡


    偶然的一次机会,马维衡因为昆曲结缘,终于见到了仰慕已久的古琴世家胡兰先生(胡兰是广陵琴社创始人之一胡滋蒲之女,家学渊源)。第一次见面,经过一番对话,胡兰得知马维衡唱过昆曲《玉簪记·琴挑》,便要求现场唱一段。马维衡便在古琴前坐下,边唱边做着弹琴的动作。唱完后,胡兰说:“唱得真好听,字清、板正、腔纯,要是弹琴的动作再讲究点就更好了。”


    拜师胡兰(中为胡兰)


    马维衡旋即说道:“我拜师学琴的愿望已经有很多年了,但一直找不到老师。”马维衡鼓起勇气说出了拜师的愿望。胡兰先生笑道:“看你面目和善,人也忠厚,虽天资不高,只要勤奋,是块好料子”。她翻了一下日历,接着说,“过几天是八月半,你就在中秋节晚上八点来吧。”就这样,一个偶然的机会,马维衡成了胡兰先生的学生。

    马维衡的演奏追求平和、自由、跌宕、悠远与舒展惬意的情趣,集诸家之所长,并逐渐形成自己的艺术风格与特点。

    马维衡还曾亲手教授过钢琴家理查德·克莱德曼古琴,是他的“一日师”。那日,理查德·克莱德曼突然出现在马维衡的古琴艺术馆内,马维衡给他演奏了具有浓郁东方特色的古琴。当马维衡手指刚一碰到琴弦,理查德·克莱德曼便说:“这是中国的声音。”弹奏完《良宵引》后,他说:“琴曲是一个有规律、较自由的过程。”弹奏完《平沙落雁》后说:“感觉到很静,很开阔。”当马维衡弹奏完《山居吟》后,理查德·克莱德曼笑着说:“太深奥,我已听不懂了!”马维衡教会他弹奏手法后,理查德·克莱德曼只需要听两遍,就能熟练地将古琴谱用简谱记录下来,再自行弹奏。一曲《仙翁操》,他只学了一个小时。


    马维衡与理查德·克莱德曼


    埋头斫琴:弹而优则作

    演艺圈有句流行的话叫演而优则歌,这句话用在马维衡身上是最恰当不过的了,他的弹而优则作体现了从一个琴人到斫琴高手的完美结合。十年磨一剑。在一张张老琴身上,马先生完成了与古人的对话,终于掌握了琴的生命和灵性,并且用事实证明了:做好琴必须先做好人,弹好琴才能斫好音

    20岁开始学琴,28岁开始修琴,32岁斫出第一张仿唐断纹琴……在马维衡的人生经历中,古琴俨然是他生命的一部分,相伴左右,形影不离。


    马维衡亲斫断纹琴


    制琴为何称之为“斫琴”?马维衡说,字典里解释“斫”有“刀斧砍削”之意。《庄子·天道》里有“老斫轮”的说法,“年逾七旬方为斫轮老手”,意指有丰富老到经验的人。

    一张古琴,正常情况下的制作周期在一年左右,从木头到上弦结束,要上手’400多次。马维衡这样介绍道。一个好的斫琴师,他必须精通音律,在弹琴技艺上有较高的修养,还要有相当的木工经验,最后,还要是一名高超的漆艺艺术家。为了具备相当的木工经验,马维衡向家具师傅虚心请教使用锯、刨、凿、斧的具体技巧;为了学好油漆工艺,马维衡还特地向漆器老艺人拜师学艺。

      1994年,马维衡成功研制了仿古断纹琴,其以古朴端庄的造型,松透圆润的音色,清晰可辨的断纹,形成了融乐器、漆器、材质、诗词、书法、印章、篆刻为一体的工艺品,得到了国内外琴家及王世襄先生的高度评价,古琴制作成功后被世人称作“马琴”,2002年马维衡被中国乐器协会授予中国斫琴名师的荣誉称号。

    “马琴”欣赏


    琴馆长期接受马琴预定。




在线客服


联系电话:

028-85532102
18008029270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