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关山月》|拨开《关山月》的身世迷雾

    先从一个故事讲起。

    1901年4月,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李某外出办公,在客栈里听见弹唱行乞的歌女在弹柳琴。


    其中有一首民间小调——《骂情人》——深深打动了他,遂出钱请歌女反复演唱了数遍,还用工尺谱将曲调记录了下来。


    刚好这位李某也是济南“鸣盛社”(一个研究古琴及其他民族乐器的社团)的社员,同社里有“好事者”岑某便将此曲移植成了古琴曲。王燕卿先生发现后,又将琴曲进一步润色和加工,调整了部分指法,还加了令古琴初学者“闻风丧胆”的轮指。修改之后的琴曲节奏平稳、曲调流畅,深受群众喜爱。后来夏一峰先生配上了李白的诗作,将琴曲更名为《关山月》。此后,在王燕卿先生的传授下,这支曲子开始在琴界广泛流传。


    为此,一些琴人还对王燕卿颇有看法,因为在那个时代,用古琴弹奏社会上的小调是十分不成体统的,不过这又是后话。

    (以上为山东张育瑾先生对于《关山月》来源的研究)


    按理说故事发展到这里应该称得上圆满。难登“大雅之堂”的民歌小调走进琴界,《骂情人》成功变装《关山月》,一切都合情合理,还带一点传奇色彩。


    直到······


    直到有人发现了《梅庵琴谱》(大众认为的最初收录《关山月》的琴谱)的祖本——《龙吟馆琴谱》,这本成书于明末清初的琴谱才缓缓道出《关山月》的身世。


    1968年以前,在提到《龙吟馆琴谱》时,人们要在前面加“传说中的”四字,因为从来没有人发现过实本。人们对它的认知仅仅停留在徐昂《王翁宾鲁传》(捎带提一下,王宾鲁就是王燕卿)和邵大苏《<梅庵琴谱>跋》里提过的“《梅庵琴谱》的初始本是《龙吟馆琴谱》”。


    事情的转折就发生于1968年,这一年谢孝苹先生在饶宗颐的指点下从荷兰莱顿大学汉学图书馆的高罗佩藏书中发现了《龙吟馆琴谱》孤本,并随后写出《海外发现〈龙吟馆琴谱〉孤本》(载1990年第二期《音乐研究》),《龙吟馆琴谱》才又引起世人的注意。它的再次面试便推翻了张育瑾先生对于《关山月》来源的描述。因为据记载,大约在康熙年间就已经有《关山月》了。


    “后来的黄翔鹏先生很重视这件事,说这首曲子乐句的结构和李白的诗一致。很多古代诗词都流传下来而配唱的音乐却没有,这一首《关山月》被杨荫浏先生配上了,而且很合适,就说明琴曲《关山月》的音乐可能和古代歌曲有关,而且渊源可以追溯到更久远的年代。”成公亮先生在《秋籁居琴课》里如是说。


    至此,真相大白。


    对于像王燕卿先生这样,在当时勇于把有碍大雅的小调放在古琴上演奏(即使这是误传的),这种行为也值得我们的尊敬和赞叹。而且,因为这支曲子的通俗性、流畅性,也使得古琴更为人所知。


    故事讲到这里就接近尾声了,请继续关注【空林私塾】,这里有你想到的、没想到的关于古琴的一切。



在线客服


联系电话:

028-85532102
18008029270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