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逸墨先生笔下的李雪梅老师】“雪”却输“梅”一段香------李雪梅老师的参赛臆想

    版权声明

    本文首发自微信公众号:konglinqinguan(成都空林古琴馆),

    无需授权即可转载,但请自觉保留以上版权声明。


    正文之前:小编是从馆长李雪梅老师的朋友圈里看到陈逸墨先生的这篇文字,洋洋洒洒2300多字,皆是陈先生操着手机、在小小手机屏幕上打出来的,想必是有感而发、一气呵成之作。

    此刻蓉城已是早春,草长莺飞、风和日丽,读陈先生文让人又忆起了冬天里的雪、梅,还有引发陈先生作此文的“爱心义卖、拍卖活动”。

    年前,陈先生听闻李老师在为活动征集拍卖物品,便立刻将自己的一幅“晴露和珠”图与一幅四尺对联寄至琴馆,这两幅作品也是拍卖活动中十分受众人喜爱的作品。

    在此也再次感谢陈逸墨先生对空林琴馆的大力支持,也十分感谢陈先生的文字供养,艳阳天读起来大有清凉和畅之感。


    “雪”却输“梅”一段香

                     ------李雪梅老师的参赛臆想

     

    文:陈逸墨

     

    (一)

     

    辞旧迎新之际,空中又纷纷扬扬飘起了雪花。洁白、素净、轻盈的雪花给人们带来无尽的欢乐,但在历代文人雅士的眼中,雪虽令人欣喜,但还是少了点味道,雪中赏花,踏雪寻梅才是最赏心悦目的事。

     

    古人认为,雪消冰融,梅花浮香,都是寒去春来的象征。因此,雪和梅都成了报春的使者。于是,人们在白雪皑皑之中探梅、寻梅,期望能捕捉到早春的消息。另外,在旷远静寂的冰雪覆盖下,一树寒梅,傲然独立,幽香暗吐,这其实也是历代文人追求的理想精神境界。于是,历代雅士们踏雪寻梅的行为艺术便反复上演了。

     


    据张岱的《夜航船》里记载,唐代著名诗人孟浩然性格洒脱旷达,诗余还酷爱“自驾游”,尤其是每逢大雪日,孟先生就驾驶着那匹超级省油的毛驴出发了,他还给人传授“自驾游”的心得体会说:“吾诗思在灞桥风雪中驴背上。” 这么一来,大雪天出门“自驾游”的书生们越来越多,这么恶劣的交通状况,也不知有没有发生什么交通事故,反正好诗句倒是留下来不少。

     

    宋代诗人卢梅坡曾以《雪梅》为题作了两首诗,其一是:“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阁笔费评章。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其中的“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成为了广泛传颂的千古名句。

     

    宋代这年冬天的一天,大雪封门,诗人卢先生酒后突然想出门去寻花。平日就爱花、咏花的卢先生,很快就来到一棵古梅树下,他停下来反复品味、比较、欣赏,不觉中腰间的酒葫芦又空了。卢先生斜倚在雪中看梅花,恍惚中,他似乎听见“雪花姑娘”和“梅花姑娘”正为争春而发生了“冲突”,她们都认为各自自己占尽了春色,最先传递了春的气息,谁也不肯服输相让。卢先生这下可真是为难了,美,绝不是单一的,呈现出来的形式一定是丰富多样的,为什么非要比个高低呢!

     

    卢先生挠挠稀疏的头发说:你们都具有不同的美,小生都喜欢。如果一定要比较,公正来说,梅花须逊让雪花三分晶莹洁白,雪花却输给梅花一段幽香。



    (二)

     

    “雪”和“梅”都很美好,所以都被李雪梅老师“霸占”到身份证上去了,有人以为,名字就是一个人一生的浓缩,确实有一定道理。李雪梅出生于书香世家,自幼习琴弄墨,诗文书画兼善,并在多个艺术领域取得优异成绩,如今是著名古琴演奏家,四川音乐学院民乐系副教授,蜀派古琴第七代传人,空林琴馆馆长。

     

    已不知与雪梅老师是何时相识的了,反正一见面就感觉像相识多年的老朋友一样亲切。和李雪梅老师接触的时间虽不多,但她给人的印象却很深刻,她是个善良、真诚、开朗、直爽的人,虽然是位娇弱女子,骨子里却具有豪爽洒脱的侠义心肠。

     

    因为配合雪梅老师发起的慈善活动,我才逐渐了解得知,她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除了多年致力于传播传承古琴文化外,已经连续七年多一直在做另一与琴有关,也与爱有关的系列慈善事业。比如关注敬老院孤寡老人和贫困山区的失学儿童、捐助雅安地震小学重建、资助江西大学生、冬衣捐赠、资助重病患者······


    (图为李老师为成都义工网“关注敬老院孤寡老人和贫困山区失学儿童”的活动捐款)

     

    谚语“从善如登,从恶如崩”出自《国语》,意思是从善做好事如同登山,非常艰难;从恶做坏事却很容易,如同山崩般迅疾。从善之所以艰难,大多与节制、奉献、坚持有关,需要从事者具有坚强的意志品质以及高尚的精神境界。而恶的言行,则无需花费力气。

     

    从善难,并非难在只存善念,而是难在有实际行动的善举。如果,只具有善之心而缺乏良之行,只说空话而无行动者,即为伪善、假善。从善难,并非难在偶尔行善,而是难在持之以恒的长期坚持。从善,也不是非要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而是从点滴做起。刘备曾告诫刘禅曰:“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天长日久,累积小善的人也必将收获大善果。

     

    李雪梅老师和她的朋友们一起,长期从事帮助别人的善举,她在帮助他人的过程中也有了收获,那就是:快乐。因为,这种从爱心里面爆发的喜悦,是所有情绪里面最良性的信息。所以:助人最乐!


    (图为李老师参与文殊院为江西贫困大学生、以及雅安灾区的捐款收据)



    (三)

     

    中国艺术特别重视艺术风格,推崇艺术风格的多样化与独创性,反对毫无个性的平庸之作与重复模仿作品,认为作品应该反映出作者个人的审美理想、个性气质、艺术修养来,并提出“文如其人”、“书如其人”、“画如其人”、“琴如其人”等风格与人格统一的品评观念来。

     

    艺术风格,好像人的风度一样,它是由独特的思想内容和与之统一的形式、技巧所造成的一种体现于艺术作品的整体上的独特精神面貌。表现于艺术作品,尤其是作者思想、感情、精神,亦即个性、气质的体现。



     

    关于人格与风格的紧密关系,人们一直认为是可以直接划上等号的。清初大书法家傅山提出:“作字先作人,人奇字亦古”,强调只有人品高、个性强的人才会创作出高古脱俗、风格鲜明的艺术作品来。而事实上,在艺术史上的历代大师,其各自的艺术风格与各自的个性气质、学识修养以及审美风尚均是一致的。

     

    当然,气质个性、学识修养还需要高超的艺术技巧才能在作品中得以充分体现。李雪梅老师自幼学习扬琴,有良好的传统音乐基础和素养。后来跟随诸名师研习古琴,严师教诲加上自身刻苦,多年来已练就扎实的基本功。李雪梅老师抚琴触弦,心手双畅,其人品修养,通过高超的演奏技巧,自然就会流露于弦上。

     


    “和”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重要审美范畴,稍知琴理的人都知道,“和”也是琴乐至高的审美境界。习琴过程中,严格要求自己,追求高超的演奏技巧和风格无可厚非。但是,总有人喜欢比高低。本来,艺术流派纷呈、风格各异,美呈现出来的形式面貌是多样的,以“我”为标准,去衡量评判别人,本身就错了。《溪山琴况》要求:“雪其躁气,释其竞心,指下扫尽炎嚣,弦上恰存贞洁。”如此看来,只要一起“比”的心,其实已经是输了。世上一切相对存在,哪有绝对的高低!

     

    如果,假如,有机会,在年龄、学龄、学历、技巧等都相近、同等的条件下,进行一场古琴比赛,在演奏水平都十分高超,各方面都相当、难分难解的情况下,我会从演奏者的人品、修养等和技巧无关的方面去考虑。这样,我会毫不犹豫的投雪梅老师一票。

     

    因为,即使“雪”也是美的,却输了“梅”的那段“香”。




    作者简介:


    陈逸墨

    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国画专业,结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现就读于中国国家画院吴悦石先生工作室课题班。长期研习古琴、书画及篆刻等艺术,出版个人书画专辑多种。现为中国琴会理事、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任中国书店出版社琴学编辑室主任、钧天坊古琴艺术中心文化总监、中国古琴文献研究丛书执行主编。



在线客服


联系电话:

028-85532102
18008029270

微信扫一扫